標籤: 商公子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起點-第二百九十四章貪慕虛榮歪心思相伴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小說推薦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娘娘穿越后,摄政王他也想要个系统
元若薇看到暗一,直接下马。
“找到你主子了吗?”
“回郡主,找到了!在前面,那户被炸了房顶的就是,暗一说完,就像是完成使命一般,直接晕了过去!”
阿达一把抱住暗一。
“暗一。”
元若薇随手掏出一颗丹药:“给他吃了!”
元若薇上马直接向那农户家奔去。
“宇文护!我来了!”
元若薇远远的便看到坐在大雨中狼狈的宇文护。
往日,宇文护极其爱洁,衣衫都是纤尘不染!
何时见过他这般狼狈。
还有,这身上的大红衣衫怎么这般扎眼!
元若薇在马上腾空而起,所有的戾气与不安,在看到宇文护安然无恙的一刻变的柔和了下来。
她在宇文护的面前蹲下,直接将宇文护紧紧的抱在怀中。
宇文护的身体冰凉。
“宇文护,终于找到你了!”
宇文护听到声音,抬头。
看到元若薇时,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姐姐,你真好看。”
元若薇一时没接受这个称呼。
姐姐?
你一个比我大七八岁的人叫我姐姐可行?
元若薇捏了捏宇文护的脸蛋。
“干嘛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我会心疼的!”
元若薇在空间拿出雨伞,撑在宇文护的头顶。
周七娘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你们是谁?来抢亲的?我可告诉你们,我已经与大牛哥成亲了!”
元若薇将宇文护在地上搀扶起。
透过雨幕,她的眼神与周七娘的眼神交会。
周七娘感觉自己一下像是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哦?成亲了?”
周老头与周老太斩钉截铁:“是!这人是我女儿今日招的女婿,今日刚拜堂成亲!”
元若薇单手箍住宇文护的劲腰。
拔魔
宇文护像个小孩子一样,闻到元若薇身上熟悉的味道,头靠在她的肩头竟然就缓缓闭上眼睛睡着了。
阿达与石头看着自家将军,连忙上前
“郡主,我们来吧!你赶路肯定累了。”
元若薇将宇文护递给阿达与石头。
这时才发现宇文护的手紧紧抱着她的腰不松手。
“没事,还是我来吧!”
石头走上前:“这是我家主子,谢谢,你们救了他,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石头在怀中拿出一个钱袋仍向周七娘的怀中。
周七娘看着来人,个个英武不凡。
浑身上下带着一股铁血的气势,在这穷乡僻壤,何时见过这般英武不凡的人。
更别说,这群人还喊那个傻子为主子。
这样更好,傻子更好糊弄!
她的心思更加活络。
她颠了颠手中的银子。
银子?
三五百两可是总有花完的一天。
“这位壮士说笑了,我刚与我家相公拜堂,你给我多少银子我都不会要的!因为这是我相公,我们刚才可是在全村人的见证下成婚了。”
“七娘,生时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七娘这辈子跟定他了!”
元若薇探了探宇文护的额头。
那额头的温度还是烫手。
3-Z土银本 时小路
她看了一眼胡搅蛮缠的周七娘。
知道,她肯定不会轻易放手。
耽搁下去,宇文护的身体怕是撑不住。
就连那没有得鼠疫的暗一都撑不住了!
她现在心中都是宇文护的安慰。
唯一庆幸的是宇文护的体制是增强了,不然这会怕是在就不行了!
“你确定你不要银子,一定要跟着他?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周七娘羞羞答答。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他现在是我的大牛哥!我与他一见钟情,这辈子,我跟定他了!”
元若薇勾唇。
“好!好一个痴情女,我很欣赏,既然周姑娘如此情深,那就带上她,咱们走!”
石头与阿达一脸不赞同。
“这…”
元若薇向空中一摆手“走!”
一行人飞快的骑马准备离去。
此时,周七娘反而慌了,她拽住阿达的马“这位公子等我一下,我们去收拾点东西。”
哪里有什么东西可收拾。
还不是藏在老鼠洞里的银子!
周七娘用一个包袱将那银子背在身上。
周七娘看了看那房顶被炸,破烂不堪的家,长舒一口气。
老天爷带她不薄,没有辜负她这份美貌!
等跟着这个傻子将这个傻子哄好了,以后定然能飞黄腾达!
她周七娘定然能一飞冲天!
元若薇翻身上马带着怀中的宇文护直接向镇子的方向冲去。
她其实现在就想将宇文护带入空间戒指,但是不能暴露这么明显。
索性那镇子离着这村子也就七八里地的路程。
元若薇将宇文护用雨衣包裹严实,单手抱在怀中。
她一进入客栈,便直接抱着宇文护进入了空间。
先前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宇文护喂下了解除瘟疫的丹药。
她轻轻的将宇文护的衣衫褪下,当看到那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便心疼不已。
第一次,她没有起其他的心思。
元若薇将宇文护小心翼翼的洗澡。
洗完澡,元若薇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开始给宇文护开始擦药。
做完这一切,元若薇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多日以来,从未合眼,疲惫的感觉涌了上来。
元若薇窝在宇文护的怀中深深的睡了过去。
九月立在元若薇的门口,此时,那阿达带着周七娘一扭一扭的走了进来。
周七娘看着九月也是眼眸一亮。
真是没想到,这傻子身边的男人都这般好看。
当然,除了眼前这个大四方脸与那浑身肌肉的傻大个她是看不上的。
周七娘眼神波光粼转对着九月便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
阿达看着那周七娘的眼神,一下警铃大作!
这周七娘一介女流不会是想跟他挣女人吧?
“我们住哪间?”
周七娘以为,她们早早到来肯定已经将事情打点稳妥了。
九月对着眼前的周家人一脸嫌弃。
“爱住哪间住哪间,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周老太跳脚指着九月的鼻子。
“你这个下人,好大的胆子!这可是你主子的妻子!你怎么说话呢!一点规矩都没有!”
阿达看着那周老太,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威亚。
“想跟着便老实点!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割下你的舌头!”
都市 至尊
周七娘看着凶神恶煞的阿达,心中有一丝慌乱。
“我娘年纪大了,说话不中听,七娘在此给赔不是了。”
阿达看了一眼九月,理都没理那周七娘。
“九月,你别生气哦!我刚才跟小二点了你最爱吃的小酥肉,你去洗个澡,等你洗好,正好吃饭,我在这里守着。”
九月看了阿达一眼,一拳锤在阿达的肩头。
“谢了兄弟!”
阿达被九月看了一眼,心中小鹿’扑通’乱跳。
他不由挺了挺胸,刚才他在九月面前的表现真不错!
阿达心中美滋滋。
周七娘看着阿达与九月两人,浑身恶寒!
她看着九月离去的洒脱不羁的背影心中鄙夷!
即便是长得好看又如何!
没想到是个短袖!
她的眼神中的鄙视在阿达与九月的身上来回扫视。
没想到有钱人家的仆人竟然还如此下贱!
还是她冰清玉洁!
元若薇在空间里昏睡了一个天昏地暗,直到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响起。
她看了一眼还未醒来的宇文护,将手抚摸在宇文护的额头。
夏意暖 小说
热度下去了!
看样子问题不大。
“咕噜噜”
肚子不停的发出抗议。
元若薇是不禁饿的。
她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宇文护,男人的脸颊苍白还是无比苍白,她心疼的摸了摸宇文护的脸。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绕过那些伤害你的人,无论是谁!”
当元若薇出现在门口时,正看到阿达那唇边若有似无的笑。
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睡了一觉,时间才过去了一个时辰。
元若薇拍了拍阿达的肩头:“辛苦了!饿了吧?赶紧去吃点东西吧。”
“主子如何了?需要不需要请大夫?”
元若薇走出门,将房门关上。
“没事,一切有我。”
阿达看着笃定的元若薇,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崇拜。
当主子出事的时候,每次都是郡主身先士卒。
郡主定然是爱惨了主子才会如此不顾一切吧!
他好像懂了爱的含义。
元若薇在大厅用餐,当她看到男装的元若薇,便摇曳的走来。
“这位公子,不知我相公在哪里,奴家现在十分担心他…”
元若薇听着周七娘的话,眼神中爆发出来的戾气,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相公?
还真是刺耳呢!
周七娘没想到,仅仅是一句话,便感觉两股战战。
她看了一眼元若薇不敢再多说一句,直接转身灰溜溜的跑了。
七月立在元若薇的身后,看着那周七娘不解的问。
“主子,为什么带上周七娘这个累赘?”
“这种势利小人,不如让属下直接解决了她!”
元若薇无奈,还不是因为那任务。
她不确定那支线十七的任务是不是跟这个周七娘有关。
不过,目测八九不离十是与这周七娘有关系。
“九月坐下一起吃。”
“主子,不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元若薇看着一本正经的九月,九月这丫头什么事情都一板一眼。
完全没有小女儿的心思。
她扭头看了一眼阿达那娇羞的神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阿达才是个女子。
元若薇吃饱喝足,拿了食盒便直接回房了。
元若薇进房间便直接闪身进了血玉镯的空间。
此时,宇文护穿着蚕丝里衣,正光着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元若薇看了一眼宇文护的脚,眉头皱起。
“怎么光着脚,不冷吗?”
元若薇走过去,直接将宇文护抗在了肩头仍在了床上。
“穿鞋。”
男人的眸子如漫天的繁星般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