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吃獼猴桃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第一太子爺 起點-第八十五章尚氏之狂分享


史上第一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太子爺史上第一太子爷
秘查贪腐?
姜浮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疑惑表情愈加的浓重,不明白自己身陷牢狱,该如何秘查贪腐。
“太子殿下就不要拿罪臣开玩笑了,如今罪臣身陷牢狱,想要告老还乡都是难事,如何能够查贪腐,大梁江山的任何朝政之事,皆不是罪臣能够左右之事!”
姜浮满脸疑惑,不明白面前这个太子爷到底是什么意思,毕竟在太和殿便是这个太子爷将自己送进天牢。
萧战听到这句话,也是面露尴尬之色,抬手抓着自己的脑袋,苦笑着说道;“姜丞相不必多疑,此次太和殿内并非针对丞相,但是,丞相一心想要保护背后的皇父,本太子也没有办法,只能将丞相送来天牢!”
此话一出,姜浮瞬间呆愣住,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萧战,看了许久,再一次下跪参拜,说道;“原来殿下早就知道背后之人乃是皇上,罪臣还守护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来了天牢,罪臣该死,请殿下降罪!”
天牢内,姜浮跪在地上,双手前伸,脑袋紧紧的扣在手心,声音有些颤抖,他竟然哭了。
萧战急忙抬手,搀扶起姜浮,苦笑着摇头道;“姜丞相为了大梁操劳一生,本太子岂能对丞相下杀手,不过,丞相这个人也的确是固执,不懂得变通,这一次也只能委屈丞相假死一次。”
姜浮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等待着萧战接下来的解释。
萧战知道这个老头子比较固执,并没有过多的解释,拿起一根稻草杆,在地上画出地图,解释接下来的行动。
“虞县,多年以来赋税加重,当地郡守与尚氏一族勾结,加大税收,激起了当地民众的抵抗情绪,这也是此地山贼盗匪极多的原因。”
“如今尚氏一族还没有对外公开全部诛杀,十大统领被本太子派出去八位,这八人将先一步潜伏到各地,只要证据确凿,牵连尚氏之人,一律擒拿!”
萧战做事就是这样,速度要快,毕竟只要速度快,在这个消息不那么灵通的世界,便能够行事必成。
姜浮听到这些安排,脸上的表情不停的颤抖,已经完全听傻了,因为,这一切安排太快了,试想,太和殿内灭了尚氏九族,在消息还未出皇宫时,便提前派人前往各地潜伏,如此快的行事速度,让人无法想象,幕后策划者竟然是当朝太子爷。
萧战也不急,面带微笑,静静地看着姜浮,他很清楚这个老头在思考,思考合作与不合作的后果。
“姜浮,太子爷站在这里,给足了你的面子,现在还在思考,难道真的想要被满门抄斩吗?”
项文柏是一个粗人,说话比较粗犷,那样子,看起来仿佛现在就要把姜浮斩杀一般。
姜浮脑海中正在权衡利弊,毕竟眼前的情况,自己还没到丢掉性命的地步,不过,如果自己的丞相之位不保,告老还乡的路途中并不安全,突然被这一声吼拉回现实,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太子殿下恕罪,罪臣如今的处境还能够帮助到太子殿下,罪臣万分荣幸,查处大梁贪腐,乃是罪臣毕生之所愿,怎奈皇上多年听信尚氏一族谗言,误了大梁发展,不过,天子之责,岂是我等臣子能够言论,罪臣罪该万死!”
姜浮说完这句话,再一次下跪,脑袋紧紧的扣在地上。
萧战明白这个姜浮的意思,今日说出这番话,第一是抱怨自己多年报国无门,尚氏一族在大梁掌权,第二是觉得自己在背后议论皇上是非,罪该万死。
“姜浮,你作为臣子,胆敢对皇父评头论足,理应处斩,本太子现在就解释一下你心中的疑虑!”
萧战背着双手,他很清楚自持清高的姜浮,乃是榆木脑袋,不懂得变通,思想过于死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首先,大梁朝政被尚氏一族把持,的确是皇父失责,但是,姜丞相如今身居何职?可尽到掌佐天子理阴阳之职?”
“先不用解释,为人臣子,要找清自己的位置,如果真心为了大梁,至死不渝,更不会抱怨,这一点你可以看看项将军,他的冤屈到如今都没有被平反,你还可以看看即将上任户部尚书的水稷!”
萧战开始忽悠这个大梁丞相,用的还是最简单的办法,如果这个办法用在荆霍身上,不但不起作用,反倒会适得其反。
姜浮跪在地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僵硬住,再一次抬头时,脸上的哀怨消失,点了点头,说道;“殿下教训的是,罪臣一把年纪白活了,罪臣听从殿下安排,定当将虞县贪腐之事查清,还大梁一片净土!”
“好,既然姜丞相同意,现在本太子宣布,免去姜浮的丞相之位,马上处斩!”
萧战面带笑容,想要故意逗一逗这个姜浮,看看这家伙到底怕不怕死。
姜浮听到这句话,明显一愣,但是,转瞬之间便释然了,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谢太子殿下,只要没有牵连家人,姜浮死不足惜!”
“好,有必死之心方可成大事,现在本太子宣布,姜浮已经服毒而死,现在装进棺材送回老家安葬!”
萧战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不再犹豫,直接行动,用棺材将其送走。
姜浮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以死人的身份进入虞县,这样便能够秘密查探贪腐,更能够看到当地的真实情况。
“谢殿下赐死!”
姜浮也是一个演技派,说完这句话,直接倒在了地上,双眼紧闭。
最强红包皇帝 侠扯蛋
如此反应速度,萧战很是满意,转头看着项文柏,点了点头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士兵已经提前进入虞县,务必要将人安全送到地方,不得有任何闪失!”
“遵命!”
项文柏躬身行礼,随即转身走出牢房,对着不远处的狱卒喊道;“过来,姜浮服毒死了,受太子殿下令,将其送回家乡安葬!”
狱卒虽然很是好奇,但是,面对当朝太子,他不敢有任何疑问,匆忙前去找棺材。
天牢内,黑棺出,此事犹如春风之火,一发不可收拾,迅速在都城内传开。
六界圣尊
萧战坐在马车上,远远的看着黑棺前行,姜浮的家眷甚至连孝衣都没有时间准备,哭喊着跟在棺材后面。
就在这时,萧战看到不远处,十几名男子手提菜筐,有说有笑的来到近前,抓起鸡蛋,菜叶,不停的砸向棺材。
“住手,你们可知棺材内是何人?”
项文柏手拉马缰绳,回头呵斥几人。
为首一名黑袍男子,手中提着框,框中鸡蛋直接砸在黑棺上,笑着说道;“姜浮老儿丢了丞相之位,死在天牢,老子乃是尚家人,砸的就是他,该死之人上路,我等定要庆祝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