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猛龍走天涯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猛龍走天涯笔趣-105章 煉獄(一)展示


猛龍走天涯
小說推薦猛龍走天涯猛龙走天涯
一伙杂碎针对我的阴谋被一次次打破,这伙杂碎最后见到我都绕道而走,生怕突然跌倒红肿一片。狱中黑老大似乎要发起最后一击,而且是他亲自上阵了。
他有一米八的个头,手臂都是青色的纹身。狱中吃过亏的人告诉我,此人在社会上多次组织失足女子进行活动,有不少未成年女子陷入他的贼手。但是他背景深厚,死刑变无期,无期变有期,三十年变十年,在狱中如入无人之地。
还是在吃饭的时候,他拨开站在我后面的人,站在我后面。然后一拳对我打来。我用神一挡,立刻听到骨折的声音,他的拳头打砸在我的身上如同砸在钢板上,并且瞬间五指齐断了。然后他倒在 地上,痛苦得打滚。后来夜叉告诉我,其实在她们的帮助下,他不仅仅是五指截断了,而且手臂也断了,等于是他的武功废了。
狱警赶来进行调查,我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到了下午,我的狱门被打开了,两名狱警把我带到候审室,大约是调查上午发生的事情。我一概回复不知晓,不知情。
到了第二天,狱长把我请进了禁闭室。我则坦然应对之。禁闭室只能呼吸,石壁就在我的鼻子上,这就是面壁。虽有食物放在门口,可是我不知道了,我的元神在禅定中深入到了另外的感觉知觉世界。
我应该是到了大自在天,这里的元神个个都是自己的天王,在自己的世界里显示自己的天宫和天宫里的仙人。宫殿里有很多仙人和仙子,照样在商讨世界大事。仙子们都是和我有缘分的元神,似乎和我在一起利益无穷似的。佛依然在西北位讲法,永不停息。
佛对我说:“你在人间做了很多大事情啊,拯救了上亿的民众,你的阴德已经圆满了,现到罗汉果位,已入圣流,恭喜恭喜,继续努力。”
“感谢佛的指领,感恩佛的教导,弟子还有一个问题:为何我还能到大自在天做天王?”
佛微笑着说:“成为了圣者,只要愿意,可以自由去各层天界,也可以去地狱和修罗的世界,都是心里的盘算而已。世界只是唯识里的制造罢了。”
宠魅
对佛陀表示感谢之后,我又在定界里探索了很久,然后出定。感觉自己还是在禁闭室里头。于是我的元神走出禁闭室。
似乎监狱里的狱警看到我的光影,他们集合起来追赶我。可是这是我的阳神,可以让他们看见,也可以让他们看不见。他们被捉弄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又赶到禁闭室,发现我安然的在里头坐着。
猪哥 小说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又让阳神走出监狱,到外头走一走,有意在监狱里头走动一下,顿时监狱里警报声迭起,狱警全部出动来追赶我。我阳神一收,又回到了禁闭室。狱警找遍了整个监狱,都没有发现我了,察看禁闭室的监控,发现我依然在里头。
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到了第三天,监狱已经被我折腾得大家不得安宁,重新把我放回到普通监牢里头。监狱里的众罪犯见我回来了,大家对我表示欢迎,因为我把害人的狱黑头给收拾了。
又过了一天,有人过来探监了。夏萌打扮得比较庄重,一看到我就掉下眼泪。到后来又笑了,告诉我说:“过两天可以保释出来了,不用在里头受苦了。”
我心里算了一下,不对,还没有到我出来的时候。“妹,还没有到我保释出来的时候,不要担心我什么,今天晚上你呆在家里,我会出来和你约会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凝神一想,阳身走出了监狱,然后想到夏萌的别墅,很快我就到了家了。夏萌看到我,惊讶的跳了起来,跳上我的身子,让我抱住。虽然只是我的阳神出来了,但是阳神具有很大的能量,可以会聚成肉身。可以这样说,在这里有我的肉身,在监狱里头也有我的肉身。
“哥,你怎么可以出来了?”夏萌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对于真人来说,这个世界没有牢狱,阳身随时都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对了,你已经是出了阳身的神仙,精气聚就成肉身,散则没有踪迹。但是你的肉身还是在监狱里头吧。”
我笑了笑说:“也可以出来,但是人的业力是没法改变的,我还是让肉身去承担这个因果吧。”
“那我明天继续等待保释的结果,然后再去送钱保释。”
“如果能正规保释就保释,不能正规保释就不保释了,这事情背后不简单。”
“为什么?”
“我力举让上亿扶桑居民进入华夏各地,这个似乎与本土某些利益集团有些冲突,所以结下了这个后果要我去承担。我就承担吧。当然我顺势拯救上亿的人,我已经到了罗汉境地了,把这个因果承担下来,这是应该的,逃不走的。”
“给你讲一下龙树菩萨的故事吧,龙树菩萨和一个国王的关系很好,因为龙树菩萨的原因,这个国王的寿命很长,到了80多岁还是好好的。这就苦了太子了,到老了都没有坐上皇位。于是太子的母亲给太子出了个骚主意:菩萨心肠很好的,你去央求菩萨把头给你,只要菩萨死了,那你父王也就命不长了,你坐上皇帝的位子也就指日可待了。于是太子果然找到龙树菩萨。龙树菩萨问他有什么要求。太子说:请求把您的头给我。龙树菩萨用天眼一看,这个太子就是过去某世被自己杀害的一条虫子转世而来的,自己欠下这个命,今生要还给他啊。于是龙树菩萨把脖子伸给太子,太子拔下剑把龙树菩萨的头颅砍了下来。太子为了防止菩萨复活,骑着快马,提着菩萨的头颅,把菩萨的头运到数百里之外扔了。当菩萨的头颅着地,立刻地动山摇,菩萨的头颅和菩萨的躯体又合二为一了。妹啊,菩萨是要承担因果的,所以我也要承担因果,你就不要张罗了,让我自己去了结这个因果吧。”
夏萌听了这个故事一愣一愣的,后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那我就等待结果吧。”